千里独行 为铁轨探伤把脉的“女神探”

WWW.SANMUKEYI.COM 付兴森 2016-05-19 14:06:59  点击:

千里独行  为铁轨探伤把脉的“女神探”

新华社记者梁晓飞、高竹

 关改玉正在对铁轨进行超声波探伤

“女孩子要是较起劲儿来,真有股说不出来的劲儿!”还没见到关改玉,记者就从她的男同事嘴里听到了这样的评价。

面色微黑,身高不足1米6,体重只有45公斤,步速很快,在一米多宽的铁轨上,需要快走几步才能跟上。这是记者见到她的第一印象。这样一个28岁的柔弱女生,在成天和钢筋水泥打交道、男女比例8:2的中铁十七局,靠什么折服了这些吃得了苦、玩得了技术的铁建工人,获得山西省五一劳动奖章、全国三八红旗手、全国五一巾帼标兵等荣誉称号?

倔劲

 漆黑的隧道里,一手拿着探头,快速在铁轨上移动;一手握着手电,照着一台超声波探伤仪。关改玉蹲在地上,认真查看仪器上显示的波浪线后,把检测结果记在随身的本子上。

在距地面20米深的石家庄地铁隧道里,远处不时传来刺耳的电焊声,即便戴着口罩也能闻到一股呛人的味道。在关改玉看来,这次的工作环境算是比较好的。

关改玉从事的工种叫作探伤工,在拥有两万名职工的中铁十七局只有9人,她是唯一一名女探伤工。

所谓探伤,就是给钢轨看病,检查好每一个焊接点,排查出可能危害行车安全的隐患,完全是个野外作业的技术活儿。在别人看来,学计算机出身的关改玉,和这个工种没有任何交集。

女孩子不能干技术?关改玉不相信。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一个多月,她主动要求从办公室调往正在组建中的焊轨队。经过培训后,她如愿成为中铁十七局首批探伤技工之一,练就了超声波探伤的过硬本领。

“差不多”能不能行?关改玉说,行就是行,不行就是不行。为了一点小瑕疵,她常常和工班长“脸红脖子粗”。“发现质量隐患就要返工,返工就会影响收入。但如果不返工,轻一点,铁路部门验收时发现了,到时再返工成本更高;重一点,万一将来酿成事故就迟了。”

“内部监督、两头得罪。”关改玉很清楚自己的岗位特点,但守住岗位职责更重要。尽管刚开始一些人以为她“故意找茬”,但日久见人心,大家慢慢接受了这名较真的钢轨“女神探”。

7年多来,关改玉先后参加了海南东环、京沪高铁、汉宜铁路、宁杭客专、津秦客专、邯黄铁路、宁安铁路、张唐铁路等8项国家重点工程的建设,在线路上累计步行1700公里以上,检测焊头8000多个,准确率95%以上。

韧劲

“这个工作确实苦,不是想象中的技术活儿。”关改玉说,一个建设项目,最多只有4名探伤工,经常一个人在野外作业,一走就是一整天。

“守住两根轨,迈开一双腿,不敢多喝水,基本不张嘴。”关改玉说,这就是她的工作状态,在百余里长的铁轨上,背着10多公斤的单肩包,跪下、行走,天天重复……

工作中,她要跪在道砟、枕木上调试仪器,刚开始不熟练,一跪就是半个小时。站起后,双腿不听使唤;再想跪下时,膝盖皮肉欲裂。

但最苦的,还是心头的恐惧和孤独。

在海南东环铁路作业时,白天气温40℃以上,只能晚上工作,但铁路两边植被茂盛,野狗时常出没。“一双双绿色发光的眼睛在铁轨前晃动,好像随时要扑过来,我不敢哭不能动,只能在心中想:千万别过来……”回忆中,关改玉仍然后怕。

在汉宜铁路施工时,两边有几公里长的坟地。夜晚,独自一人工作时,周围一点动静,都会头皮发麻。关改玉硬着头皮,一个人大声说话、唱歌,转移注意力,一路不敢停。

7年多来,和关改玉同时培训的5人只剩下2人,她的3名徒弟也只剩下1人。但熬得住孤独,才能看到别样的风景。

关改玉说,最快乐的事,莫过于辛勤付出后的成就感。探伤工作本身很枯燥,但线路边的风景很漂亮。从海南的椰子林、荆州的油菜花,再到杭州的竹子林,一到宽阔的地方,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。

后劲

“说实话,刚被评为劳动模范时,自己还在想:这不是上个世纪的叫法吗?”关改玉说,现在,她对劳模有了不一样的想法。

变化最初来自集团每年召开的职代会。关改玉说,靠劳动获得荣誉后,她年年参加职工代表大会,不少职工主动找她提建议。

“工作时虽然常常一个人,但不能只想着一个人工作。”关改玉琢磨着怎么能为别人多做点事。除了代表基层职工呼吁外,她想到一个办法:把这几年的工作经验总结出来,让别人少走弯路。今年2月,中铁十七局“工匠工作室”成立了,第一个课题就是关改玉牵头的钢轨探伤,目的是提高焊轨一次性合格率。

来源:文章来源于“新华每日电讯”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处理。

在线留言
    提交留言